千央

靴下猫腰子:

来吃糖了~~~~比心

 

(终于有时间摸一把鱼~~~~

 

(鹿代的官设说他喜欢睡午觉,,,那么就和舅舅一起睡吧睡睡睡~~~

睡♂

靴下猫腰子:

=-=接上,

中忍考试之后鹿代就让舅舅穿了LO裙

“以前穿的时候明明没什么的,为什么在鹿代面前穿就会紧张呢”

 

舅舅你还有很多路要走呢....

靴下猫腰子:

【代我】鹿代X我爱罗

 

中忍考试的时候。。。

 

其实我就是想画我爱罗的lo装_(:з」∠)_

 

嘻嘻嘻嘻

靴下猫腰子:

从杀人如麻到单手换尿片,这只狸猫到底经历了什么Σ( ° △ °|||)︴

 

(我到底在干吗!!还有3天就开题报告了!我还在摸鱼!!!!!NOOOOOO

 

靴下猫腰子:

这是一段相差21岁的恋情

 

然而那又怎样,年龄,关系,那种东西已经怎样都好了,只要你我在一起就好。

 

(背景:交往5年后,鹿代23,我爱罗44)

年轻时候眼睛很好的人通常会比较早带老花镜呢( ⊙ω⊙ )

蓝深川:

这个周四,看一集Itachi简直比看到等了一个月的贱贱都开心!
之前虽然被兄弟间的爱恨情仇虐得心颤,但都没有真正站过CP,现在我决定先站一集止鼬。

本集开头结尾高虐,中间高萌,掐头去尾依然来不及吃完泡面,还一度被类似ED出没的画面给吓得赶紧查看进度条。《薄暮》一出,尚且年幼的宇智波•奥斯卡影帝•鼬一上线,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眼眶一热啊!

止水和鼬这俩可恶的天才全程碾压学渣、互表倾慕、心领神会,鼬的小辫辫可以给止水调戏,鼬的孩子气小表情可以给止水看,鼬可以在止水面前放下戒备,Oh !啥是gay~最后被止水背回家的尼桑,你是不是忘了你愚蠢的欧豆豆还在家等你?
请赐我一个止水这样的男票,但求不会英年早逝。(P5真的吓到宝宝了)

你说甜么,糖衣与flag齐飞。你说萌么,处处是性格决定命运的征兆与一条道走到黑的指引。
多少神人的年轻时代叫我不忍多看哪,曾经的笑脸未来全都破碎,儿时你多烂漫结局却多凄惨。

戳额杀也有了,P6不谢。

对啦下次更新时有必要准备一个记事本,叫做:《宇智波一族的哲学家语录》!

靴下猫腰子:

看完674后默默的吃下这对儿CP

其实总想着要是当时这样,或者那样就好了

不过即使当时再有多少种可能,他们俩都不会再回来了呢

QUQ

【奈良鹿代X我爱罗】玩偶(第三章)

Tuoki:

Chapter.03


>>>>>>


“这次的名单我都带过来了,好不容易能够借助公务出来清闲一趟,你可得好好招待我啊。”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坐在了风影的办公室里,那爽朗的笑容还是如少年时期一般充满了阳光的味道。




我爱罗没有多话,只是点了点头,从火影手里接过了名单,放在了桌子上。




“哎,这盆仙人掌开花了?”鸣人扫过我爱罗那张并不比自己文件少多少的桌子,却看见了那盆眼熟的仙人掌。




“是啊。”我爱罗在望向仙人掌的眼神里不由的有了些笑意:“最近刚刚开花的。”




“这不是你说的那什么什么品种……”鸣人挠了挠头,似乎在拼命的回忆什么:“好久才开一次那个……”




“恩,十四年开一次。”我爱罗淡淡的道。




“那么说……鹿代已经都十四岁了啊……”鸣人记得这盆花是在鹿代出生那年放在了风影的办公桌上的,鸣人看着那盆鲜艳的白色花朵,突然伸出手,想要去拨弄一下花茎。




“别动!”我爱罗突然出声呵斥着,鸣人的手一抖,终于在距离花茎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止了,我爱罗快步走了过来,抱起了花盆:“它才刚刚开花,很脆弱的。”




“你啊……”鸣人苦笑着收回了手:“你就像是宝贝这盆花一样宝贝鹿代吧,孩子经常这样宠着并不好……”




讶异于鸣人居然会和他讨论教育问题,风影有些语塞。




鸣人摆出了父亲的架势开始数落着我爱罗:“孩子不能宠溺着,你看博人,现在被他妈妈宠的像个什么样子,我总有一天会狠狠的教训他一顿,让他明白父亲的威严!”




父亲的威严?




我爱罗用极度怀疑的眼神看了鸣人一眼,突然间,脖颈一股麻痒伴随着暖流侵入了我爱罗的感官,我爱罗身体一颤,抱着花盆的手赶忙松开扶住了桌角。




鸣人显然没有发现我爱罗的变化,还在不断的述说着对于孩子的‘教育之道’。




我爱罗用手捂住胸口,忍不住的喘息了两声。




是鹿代?……现在,现在还是白天啊……




我爱罗不自觉的看了看窗户,下午的阳光依旧还很灼热,偏西的太阳迟迟不肯落下,蒸烤着这片金色的沙漠。




触觉开始慢慢变得粗鲁,太过于大力的抚摸让我爱罗有些窒息,他把花盆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两只手死死的抓住桌子,企图稳住自己的身体,但是那股麻痒的暖流很快就从胸口处滑到了双腿间,我爱罗眼前一花,麻软的膝盖终于再也支撑不住身体,我爱罗踉跄了一下,这次的动静终于惊醒了在旁边夸夸其谈的鸣人。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我爱罗。”鸣人转头看见我爱罗异常的反应,赶忙过来扶了我爱罗一把。




“没事……”我爱罗难得的有些慌张,他现在只想怎么才能够把鸣人支开,这个淘气的小外甥现在越来越放肆了……看来要回玩偶的事情得赶快提上日程了……




“你脸好红啊。”鸣人皱眉看着我爱罗:“你……你不会是……”




我爱罗瞬间就紧张了起来,他立刻稳住自己的身子,结结巴巴的辩解:“没、没有,我刚才不小心……滑了一下……”




说完这句话,我爱罗就哀叹了一声,多么拙劣的谎言啊……




“啊,滑了一下啊。”鸣人似乎一下就接受了这个蹩脚的谎话,他拍了拍我爱罗的肩膀:“你的地板是挺滑的!比我的办公室干净多了!”




就在鸣人拍在我爱罗肩膀的一瞬间,酥麻的触觉毫无征兆的在双腿间蔓延着,比任何一次都要强烈,我爱罗眼前一花,踉跄的撞在了鸣人的肩膀上。




“喂!我爱罗!你果然是生病了!”鸣人毫不迟疑的伸出手要把我爱罗抱起来,却在接触到我爱罗身体的时候被一团砂子挡开了。




“我没事,鸣人,能让我一个人先呆一会吗……”我爱罗压抑着颤抖的声音,他实在不愿意说出这句话,可是现在,他更不想让鸣人看见接下来的场面。




“你是不是生病了?”鸣人不依不饶:“我们可是朋友啊!我让小樱……”




“不是!鸣人!”我爱罗飞快的打断了鸣人的话:“只是一个……一个出了意外的忍术,所以……请你……”




出色的忍者总是会不停的开发新的,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忍术,而在开发忍术的时候出现意外的情况也很常见,而这样的忍术都是属于忍者本身的秘密武器,自然不愿意轻易让别人知道,所以我爱罗这样说了之后,鸣人也不好意思再反驳什么,只能低低的说了几句关心的话,终于还是退了出去。




“鹿代……”我爱罗用手环住肩膀,咬着牙压抑着粗重的喘息:“你这个总给我惹麻烦的……唔……小鬼……”




>>>>>>




“玩偶?”鹿代疑惑的重复了一遍。




“是的……”我爱罗视线有些飘忽:“作为你的十四岁生日礼物……”




“可是舅舅,我的生日还没到。”鹿代看了一眼手里的玩偶,那是一只小小的狸猫:“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舅舅。”




“之前那个玩偶已经旧了,所以我想……”




“这个问题我们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别的礼物了,那个玩偶虽然旧了,但却陪伴了我很久,我不舍得换掉它。”




鹿代的话合情合理的掐断了我爱罗最后一点的希望,一向不善言辞的他,再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借口来张口向外甥讨要之前曾经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我爱罗有点懊丧。




“舅舅你特地从沙隐村赶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个?”鹿代的声音有些冷淡。




“不、不是,我是代表沙隐村来参加这次的中忍考试。”我爱罗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心虚。




“这样啊。”鹿代点了点头。




两个人又重新相对无言。




我爱罗慢慢的叹了一口气,他终于轻声道:“鹿代,有喜欢的女孩了吗?”




鹿代本来淡漠的瞳孔里突然射出了一缕莫名的光,他盯着自己的舅舅那张白皙英俊的脸,没有做声。




我爱罗被鹿代的眼神盯的有些不自在,他发现自己已经不了解这个外甥了,他认识的那个可爱的,小小的孩子,可不会用这样凌厉的目光看着自己。




“鹿代……也长大了,你父亲也是在差不多的年纪遇见了你的母亲,所以,如果要是有了喜欢的女孩……”我爱罗低着头继续说着:“就主动……”




“女孩……”鹿代打断了我爱罗的话。




我爱罗不由的抬头,想要观察鹿代的表情。




庭院的风吹动着树梢,也吹乱了我爱罗那鲜红的发丝,就仿佛是跳动的火焰,灼烧着鹿代的眼睛:“女孩子,太麻烦了。”




我爱罗有些愣住了,他没有想过鹿代居然会给他这样一个答案,但是稍微想一想便知道,这确实是奈良家的标准答案呢……




“舅舅今天也不会留下来吃晚饭了吧。”鹿代慢慢的站起了身子:“我还有功课要做,就不陪舅舅了。”




“好的。”我爱罗目送着鹿代慢慢消失在走廊的身影,转头看了一眼庭院,风已经停了,地上落满了花瓣,清香一片。




【TBC】

【暗恋】 宇智波三件套及其他cp

5五伍五:






【暗恋】




q1:请问您有过暗恋的人吗?




斑:勉强算有




柱间:有过的




带土:有




卡卡西:有




琳:有啊




鸣人:有的




佐助:有




小樱:一直有




雏田:一直有呢




佐井:有?




自来也:有!




q2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斑:容易消沉的笨蛋




柱间:敏感到不行的小鬼




带土:臭屁的精少废




卡卡西:爱迟到的哭包




琳:天才,教科书式男神




鸣人:啊,这个有些难总结呢,嗯,是个善良但孤独的家伙吧




佐助:孤单又喜欢虚张声势的吊车尾




小樱:班上男神咯




雏田:乐观开朗,强大到不容忽视




佐井:暴力女,不过人很好




自来也:美人,各种意义上的美人




q3对方知道您的暗恋吗?




斑:知道还能叫暗恋吗?




柱间:应该知道吧?




带土:不知道




卡卡西:不知道




琳:知道的




鸣人:不知道吧




佐助:不知道




小樱:一直知道




雏田:知道的




佐井:绝对不知道




自来也:知道




q4对方有做过让您感动的事吗?




斑:为了我的一句话差点自杀。笨。




柱间:和我一起创立木叶,再怎么嘴硬,也还是没忘之前的理想。




带土:不管之前怎么臭屁,后来都会跟过来。




卡卡西:说我父亲是英雄。




琳:每一次救我的时候。




鸣人:嘛,说不上感动,就是看到他和我一样孤单的时候,自己就会不那么难受,哈哈,这么说好像不太好。




佐助:大言不惭说要和我一起背负仇恨。




小樱:说下次旅行带我一起的时候。




雏田:对我笑,支撑所有人信念的时候。




佐井:可能是第一次把我当做自己人照顾的时候吧。




自来也:看着我,她也会偶尔脸红的时候。




q5为他做过什么傻事吗?




斑:我从不认为自己做过傻事。




柱间:没有。最后没能劝住他,反而陷在自己的执念里,亏欠了他很多。




带土:我只做过坏事。化身他的英雄,后来又变得面目全非。




卡卡西:变得有点像他。还有就是,困在过去,很少向前看。




琳:怕尾兽暴走伤害他,让他杀了我。不是什么好事呢。




鸣人:把所有信仰都押在他身上。




佐助:暗中和他较劲,变得不稳重




小樱:没什么能力,却还一厢情愿吧




雏田:看到他有危险就不自觉地跑过去,总是连累他来救我




佐井:读了很多无聊的关于女人心的书,到头还是没什么用




自来也:看她一个人过,就决定也一个人过,放过了好多美女呐




q6现在呢,他还好吗?




斑:死了呗




柱间:死了




带土:不知道




卡卡西:去世了




琳:是声震邻国的优秀忍者哟




鸣人:还好,女儿蛮可爱




佐助:挺好的




小樱:表情变温柔了,心里应该也柔软很多了




雏田:每天都有很奋进呢




佐井:嫁给她喜欢的人,有一个女儿




自来也:一个人不晓得云游去了哪里




q7如果再遇到,想对他(她)说什么?




斑:陪我聊聊吧……应该




柱间:一起打水漂




带土:要好好看着未来啊




卡卡西:我在火影岩我的左眼刻上了你的写轮眼,我没有护目镜,这样眼睛就不会像是凸出来的样子




琳:擅自选择这样的死法,对不起




鸣人:多在村子呆一会吧,我挺想你




佐助:没什么要说的。




小樱:下次旅行,要带我和莎拉娜




雏田:我很爱你呢




佐井:没什么说的,我一直不太会说话。




自来也:想也没用,再生之术那么长,我们遇不到的。




q8如果有来世,希望和他(她)是什么关系呢?




斑:邻居




柱间:兄弟




带土:没关系,离他越远越好




卡卡西:做他父亲




琳:还是同伴




鸣人:像鼬那样的兄弟




佐助:朋友




小樱:兄弟姐妹吧




雏田:一直的同桌




佐井:没想过




自来也:夫妻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