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央

[蛋木]神医很忙(五)

小酒知何年丶:

最近在剪视频玩,在那儿疯狂地下下下。真的好久没更神医了。
剧情都忘得差不多了,然后今天下午去回看。


看着看着就懵逼了...
卧、卧槽,怎么亲上了_(:з)∠)_


呐,小更一段_(:з)∠)_


--------------


9.


白澍推开雅间的门,大喇喇地坐下。


拿起桌上的茶壶想给自己倒杯茶,却发现空了。
摇了摇铃,小四走了进来,开始添水。


韩沐伯靠在雅间的围栏上,看着楼下大厅的戏台上的咿咿呀。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到了哪里。


白澍挥挥手让小四出去。拿着茶杯,走近韩沐伯,扇子轻轻一敲他的头,也靠在了栏杆上。



韩沐伯捂捂脑袋,看了眼白澍没说话。没一会思绪又飘了。


“我还真没见过你这么烦恼的样子。”白澍嘬了茶。


“...”韩沐伯沉默,转过身背靠着栏杆仰起了头,深深叹了口气。


白澍揪住了他的袖子:“小心点,要翻下去了。”


“老白,我觉得...”韩沐伯双手捧上了脸:“肖战在逗我。”


“逗你?”白澍手上的动作一顿,歪头看向他:“他怎么逗你,你说来听听。”


“他他...”韩沐伯放下捧脸的双手咬了咬下唇,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他怎么?”白澍追问。


“他...”韩沐伯半天吐不出一句话,像是想起了什么,然后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白澍看着他的样子,翻了个白眼,很无语地抬起手继续喝茶。


“他亲了我。”
“噗——”一口茶喷了出去。


韩沐伯还拿手比了个距离,看着白澍很认真地说:“亲了很久。”


“咳咳咳。”白澍被一口茶水呛了个半死,内心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我说...不是,你没推开他?”


韩沐伯沉默了片刻,理直气壮地说:“我中毒了,推不开。”
坚决不承认是腿软了。
白澍动了动嘴唇,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说他是不是在逗我,他是不是喜欢这么逗人?”韩沐伯一脸严肃地看着白澍。“老白...他有没有这么逗过你?”




“当然没有!”白澍打了个寒颤,心里又飘过了一排卧槽。


“啊?”


“他应该没在逗你。”白澍平复了一下心情说:“肖战不喜欢亲近别人,也不喜欢被人亲近。”


“...啊?”


“所以说,如果他亲了你。估计是真心想亲你,不是逗你。”


“......啊?”


“啊你个头!”白澍一巴掌拍上他的头:“看来,肖战是真喜欢上你了。你就从了他吧,反正也没人要。”




好心痛,发小就这么被一个腹黑的家伙拐走了。


韩沐伯会被肖战拐跑这件事,白澍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没想到那个切开黑的家伙,动作会这么快。


“什什什什什什么从了啊...”韩沐伯涨红了脸,“我喜欢的是姑娘!”


白澍在心里冷哼一声,被肖战看上的人,居然还想惦记别的姑娘。




“我喜欢温柔贤惠娇小漂亮软绵绵的姑娘!”韩沐伯一脚踩在凳子上振臂高呼。




哐当。
门被推开。


肖战冷着一张脸,坐下拿杯子倒茶:“收拾一下,我们明天出发去赤焰堡。”


“噢。”韩沐伯默默地把放下手臂放下脚,乖乖地坐了下来。
瞟了瞟肖战的神色,拉过小吃盘很认真地开始剥瓜子。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白澍默默忍受着着快要溢出来尴尬强迫自己缩小存在感,喝着茶听着曲儿看着韩沐伯咔咔咔地剥瓜子。


白皙修长的手指剥着瓜子也这么赏心悦目,白澍不得不承认,韩沐伯这双手确实是他见过最好看的手。



“给你。”韩沐伯把剥好的一小把瓜子仁放进小瓷碟推到肖战面前。


白澍喝着茶噎了一下。


肖战看了看眼前的碟子,又看了看韩沐伯。
只见韩沐伯一脸小心翼翼。
肖战心软了下,捏起瓜子仁配茶吃。
韩沐伯松了口气。


“温柔贤惠娇小漂亮软绵绵...”肖战吃着韩沐伯剥的瓜子淡淡地开口。
韩沐伯背后刷地激出了一片冷汗。


“我对你应该挺温柔的吧。”肖战给了韩沐伯一个眼神,韩沐伯连连点头。


“贤惠...我能赚钱能持家还能照顾你的三餐起居。”肖战有点大言不惭,但是韩沐伯又连连点头深以为然。


“娇小...这点略过。”


“漂亮?有谁有我好看?”连一直不喜欢人提的样貌问题,肖战这次却自己说出了口。


“至于软绵绵...”肖战一把握住了韩沐伯的手:“你摸摸?”




......


那两个人说着说着就手拉着手走了,白老板默默地喝着冷掉的茶。


呸掉一片茶叶。
一会得跟小四说一声,以后不管他俩谁来,都不用上这种好茶。上壶最便宜的就够了。











评论

热度(35)

  1. 千央小酒知何年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