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央

天降神助攻(下)

橙不列颠:



和五岁的包子景琰相比,十七岁梨花带雨的靖王殿下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小包子人小却中气十足,嚎哭声蜿蜒几里出去,最最恐怖的,林殊把自己藏在衣服里的十条手帕都拽了出来,都没能停住包子殿下的眼泪。


“霓凰....”林少帅觉得脑仁疼,“你来想想办法。”


隔着很远距离围观的霓凰郡主就差掏出一把瓜子来磕了:“如何哄靖王哥哥笑可是林殊哥哥你的专属烦恼,我才不要掺和。”


林少帅欲哭无泪,“可是我不会哄孩子啊!你平时怎么对付穆青的,快来试试!”


霓凰想了想,拍拍手勉为其难地走过去。只见她清了清嗓子,深吸一口气。


“别哭了!再哭就揍你!”


林殊:........


包子景琰眨眨眼睛,“哇”一声不负众望地哭得更凶了。林殊只能急急忙忙把小景琰搂怀里哄,一边抽空对着大郡主问出了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穆青的成长曲线到底发生了什么错误,为什么他会变成一个姐控?!”


 


包子景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林殊完全应对不能。然而仿佛嫌现在还不够乱,林殊感觉自己隐约间好像听到了祈王殿下爽朗的笑声。


他一点一点扭头去看霓凰,郡主两手一摊,带丝幸灾乐祸地表示“没错你听的没错全大梁最大写的那位弟控来了”。


林殊一把拽起包子景琰夹到腋下,“霓凰你应付!我先带着景琰跑!”


饶是郡主都有些没反应过来:“你去哪里?”


林殊已经几步蹿到墙边,灵巧地爬上去。他骑在墙上,夹着小殿下,一脸绝望:“在正常的景琰回来之前!!我不能让祈王兄知道我把他弟弟搞丢了!霓凰你先帮我应付祈王兄!!”


说完,金陵城内最耀眼的少年就带着小包子跳下墙十分狼狈地翻出了王府。


女中豪杰巾帼英雄霓凰郡主在她的少年时代就表现出绝对的义气。霓凰挺着胸迎上祈王殿下,如她兄长所说应付着。


“林殊哥哥带着靖王哥哥私奔了!”


祈王殿下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但是应付的结果如何,兄长,你好自为之。


 


林殊那么跑出去,小包子明显受了惊吓。林殊到了街上急忙把人放下,小包子红着眼眶,眼睛瞪得大大的,抿着嘴不说话。


这简直比他哭出来还让林少帅心疼。林殊只能蹲下身子好说好劝地和他打商量:“景琰,你还是哭吧。”


小包子非常争气地硬是憋着不肯哭。林少帅顿觉头更大了,他明白这简直就是景琰的究极体上线了,水牛态的靖王殿下六根清净,无欲无求,除了好吃的没有东西可以诱惑到他。


好吃的?林少帅猛地一拍脑袋。景琰有哭这个上杀他八十岁下杀他三岁的秘密武器,他也有自己的法宝。


 


十五岁的林少帅带着五岁的殿下去逛集市。


小殿下小胳膊小腿,没两步便走不动了。林殊把人抱起来让他骑在自己的脖子上,又买了一个糖人递到头顶。小殿下握着糖人在一个较高的视野吃得不亦乐乎,林少帅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抖掉一头的糖渣。


小殿下遇到喜欢的东西就晃着腿让林少帅去买。林少帅在买了一盒梨花糕、一盒杏仁酥、一袋糕片后,终于在小殿下晃着小腿想要糖葫芦的时候皱着眉头反对。


“不行,景琰。你还在换牙,不可以吃这么多甜的。”


难得不那么熊的林少帅刚想表扬一下自己,就听得一声划破长空、中气十足的哭声在头顶炸响,小殿下抽抽着腿挂在半空中哭得哆哆嗦嗦。


林殊摸摸头顶,瞬间被噼里啪啦掉下来的眼泪砸懵了。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以最快的速度抽出钱袋掏出银子,一个大箭步挤到糖葫芦摊子前:“买买买!”


 


小殿下吃的一本满足。


林殊在路过一个路口时避开集市上的人流躲进巷子里,精疲力尽地靠在墙上。


“我的殿下呀,”林少帅语带无奈,“你还要玩吗?”


他等了一会,没有等到回音,忍不住翻着眼睛去看。此时此刻他的头顶却在诡异地冒着白烟,林少帅还没反应过来这意味着什么,就感觉脖子上一沉,重量袭来,然后林少帅就姿势很不雅观地扑倒在地。


换回来的靖王殿下一头雾水地坐在他身上,疑惑地望着四周。


“呃,小殊,你在哪里?”


 


林殊掐着脖子咳嗽了好一会,见到回来的景琰他第一次率先红了眼眶,感动地就差痛哭流涕。景琰哭笑不得地听他讲了五岁的自己,深觉小时候自己也是金陵城内耀眼的熊啊。


“对了景琰,”一把鼻涕一把泪述说完自己的血泪史的林少帅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你换过去是什么样子?”


靖王殿下脸一直红到耳根。


“........五岁的我应该正在和三岁的你玩。”


“然后?”


“我突然出现把你吓哭了。”


“......然后?”


“然后我也哭了。”


林殊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然后?”


靖王殿下红着脸白了林少帅一眼:“然后你为了哄我......亲了我一口。”


林殊顿觉五雷轰顶。


三岁的林殊!林少帅恨的咬牙切齿:你居然占我的人便宜!!


景琰看着林殊磨着牙嘀嘀咕咕念叨着什么,有些纳闷:“小殊.....你怎么了?”


“景琰!”林殊抓着他的胳膊,越想越气愤,“以后,交换的时候再遇到想对你图谋不轨的我,不用客气,照脸打!!”


这个景琰是我的,所有其他时间的都是情敌!!!


 


林殊和着换回来的景琰回到靖王府,祈王殿下正黑着脸等着。绝世好弟控祈王殿下在景琰的眼圈刚红起来就丢盔弃甲宣告投降,弱弱地表示不再计较他俩背着他做的事情。以为皇长兄在说弓箭之事的景琰连忙点头,表示自己是自愿的请兄长不要怪小殊,惹弟控殿下倒抽一口冷气一直捂着胸口心塞。林少帅喜闻乐见地根本不打算纠正兄弟俩的会错意,尽量崩住表情,不让自己笑出声。


当然,祈王殿下约他在院子里来一场男人的对话时,林殊也硬气地背下了私奔的锅然后被揍的鼻青脸肿。


 


然而弓箭的秘密还是被保留了下来,依然只有少年三人知道。好不容易消肿了的林殊就立刻重返靖王府,拉着景琰和霓凰研究弓箭。霓凰在林殊受伤的时候主动担起拉弓射箭的重担,然而无论她以什么姿势什么力道射出去,箭都不会消失,灵异事件都不会重现,气得郡主把弓扔地上猛踹。


“要不要这么歧视!!”


三个人又费了三根箭换回了各种熊到家的景琰之后,终于摸出了规律。


一、这箭只有林殊射才管用。


二、能进行交换的活物除了植物动物还有就是景琰。


三、射箭的时候必须林少帅和靖王殿下同时在场,而换过去的场景也必是两人都在的时候。


有关第二条,霓凰郡主百思不得其解。后来一次换回来的靖王殿下在她面前咕噜咕噜喝了一壶水之后,她一下子就想通了。


大概箭把水牛划成了动物。


 


在短短数日内接待了不同种熊程度同种梨花带雨度景琰的林少帅,越发想交换回来一个未来的看看。他磨着景琰好半天,景琰终于叹口气放下榛子酥肯陪他站到院子里。


林殊射箭射的越发顺手:“景琰,这次换个大一号的你回来!”


靖王殿下翻翻白眼,如前几次一样,伴着白雾消失在空气中。


然而也真如林少帅心心念念的,雾散去出现的真的是大一点的靖王殿下,穿着红色的盔甲偏着头似乎交换的时候还在跟身边人说着什么。


大景琰眨眨眼睛,打量了一下周围,最后目光停留在林少帅身上。


“好吧,跟你说也一样。去梅岭注意安全,我会试着给你挖鸽子蛋大小的珍珠。”


他的话音刚落,身上猛然出现白雾。林殊还没来得及和大景琰说句话,他便又消失在面前。


十七岁的景琰一头雾水地又被交换了回来。


“不是吧!”林殊抓着头发,“时间明明没到!”


可惜这是世外高人的涉及未来无剧透零泄密的助攻版本啊林少帅。


“只要说到有关未来就会强制换回。”


一心想着要去以后看看自己和景琰未来的林少帅感觉受到了伤害,然而景琰的一句话又让他的热情死灰复燃。


景琰耿直地描述了他所看见的:“你也穿着军装好像要出征,还笑着跟我说要珍珠。”


林殊一下子弹跳起来。


虽然无剧透,但是交换条件是两人必须在场,所以换过来的景琰年纪越大,他俩越有可能以后在一起!


想明白这点的林殊打了鸡血般要求再次试验。景琰左右也对他无辙,只好张开双臂再挨一箭。


这一次换过来的,成年痕迹已经很明显了。更大版景琰穿着一件红色的衣服,茫然地扫了圈四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后瞬间红了眼眶。


林少帅兴高采烈地围着他转圈。


“景景景景琰?”


“.......小殊。”


“景景景景琰!”


“小殊。”


林少帅心情更好了,“景琰你多大了,我们是不是还在一起?”


景琰无论年纪如何,有些特质还是永远不会变。大景琰迅速通红了脸,低下头。


“景琰?”林少帅不明所以。


大景琰抬起头,透过雾蒙蒙的水汽深深地看了林殊一眼。


“小殊虽然很高兴可以再次见到你,但是抱歉,我该回去了。”


他歉意地笑笑,“可不能让我那个时间的你等急了。”他再次重重地用目光勾勒了一次林殊的轮廓,然后深吸一口气。


“梅岭.......”


浓雾“呼”一声争先恐后地从他身体里涌出来,然后十七岁的靖王殿下再次回来了。


依旧摸不着头脑的景琰:“那边什么都没有,一个空屋子。”


 


林少帅不甘心地实验第三次。


景琰第三次无奈地配合消失,一个红着眼睛的靖王殿下出现在他消失的位置,手持一把长剑,似乎前一刻正打算砍什么。


这么杀气腾腾的景琰不多见。林殊避开剑锋,举了举手,先打招呼:“你好?”


景琰看着林殊,似乎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然后他看着林殊的表情既纠结又痛苦还夹杂着高兴。


“小殊?”


林少帅在身侧小幅度挥着手。


景琰深吸一口气。


“小殊,”他把剑插到地上,走到林殊身边。大景琰比十五岁的林殊要高,景琰俯身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直视着他,“对了,有关这个弓箭,你的结论第三条是什么来着?”


林殊想了想,“是交换的时候必须咱俩同时在场吗?”


靖王殿下点点头。


“小殊你最近身体有不舒服吗?”


林少帅不明所以地摇摇头。


“最近有受伤吗?”


“被祈王兄打了一顿不过已经好了。”


他看着大景琰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呃,怎么了?”


他很快便自己知道了答案。景琰的拳头在他面前放大,然后重重击在他的脸上。


靖王殿下咬牙切齿,“身体柔弱地那个打不了,这个可以动手吧!”


“等一下!”


林少帅在地上滚了一圈只觉得冤枉,“我怎么了我?”


靖王殿下冷冷地看着他,刚要开口,他的身上猛然出现白雾。理清始末的大景琰知道这是那边强制给自己换回去。


还是很解恨。


大景琰想了想,心满意足地交换了回去。


 


十七岁的景琰依然什么有用的信息都带不回来。林殊青着眼睛看着最后那只箭决定放弃折腾景琰了。景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未来的自己要动手揍人,但还是很高兴不用交换到各种一头雾水的场合。


 


三天后,赤焰林府传来消息,赤焰少帅大人留书号称要闯荡江湖,就这么不告而别了。林家的人全聚集到靖王府一探究竟,景琰迷茫地瞪着眼睛:“他没跟我说啊......”


林帅对儿子恨的牙痒痒:“臭小子!!”


一个月后林少帅回来,黑了也瘦了,不过结实了很多。他在林帅那里挨了更结结实实的一顿打,又哄了半个月的靖王殿下,才算让这页翻了过去。然而因这个小插曲,靖王殿下没了探索这些匪夷所思的交换的心情,他后来某次想到问起林殊怎么处理,后者把弓交给他说箭不见了。靖王殿下没有深究,霓凰郡主虽有不甘也只能作罢,这个从天而降的弓和箭,就当作了十几岁青梅竹马三人组的小秘密。


 


景琰十九岁、林殊十七岁的时候,他俩第一次遇到了交换到未来的景琰。林殊想到两年前听到的回答,笑着翻身上马,对着小景琰道:“记得我的珍珠。”


靖王殿下在东海挖了珍珠,却听到梅岭的消息。然后他一个人带着珍珠等了十二年,他一直觉得和那么遥远的自己交换过,那一切肯定没有结束,一切一定还有希望。


十二年后,江左梅宗主入京。景琰和梅长苏相遇,他对他效忠,他对他卸下心防,然而在某一天悬镜司抓了卫铮之后,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同盟就这么摇摇欲坠。


在密室里,愤怒的靖王殿下拔出剑,“我们恩断义.......”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身上猛地冒起白烟。包括景琰自己,一密室的人全都愣了。只有梅长苏一人怔怔地望着白烟,满心满眼的懵,心里一万只神兽呼啸而过。


“不是现在吧......”


他话音刚落,三十一岁的景琰消失,换成十七岁的靖王殿下跌坐在地上。一样摸不着头脑的靖王殿下抬头和着一圈并不认识的人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迟疑着先开口招呼。


“........嗨?”


列战英:.......


甄平:........


黎纲:........


梅长苏:马甲掉的太突然,怪不得景琰要揍我。


为了避免过去的自己被揍死,梅长苏强行用“梅岭”把人交换了回来。换回来的靖王殿下沉着脸,但是异常平静,就那么直直注视着梅长苏。背景板三人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先出声。


靖王殿下别开眼,眼泪连预告都没有,瞬间就啪嗒啪嗒地往下掉。梅宗主条件反射地从衣服里拽出来好几条手帕,急急凑上前,景琰猛地回头,梅宗主递手帕的手停在半空中,整个人僵住。


“小殊。”


“......哎。”


 


两个人相认后同心同结,平了赤焰冤案。当冤屈得伸、东宫主理朝政后的某一天,昼夜加急的军报送到金陵,四方来袭。


大梁无退敌之将,梅长苏要求挂帅。他约着景琰在城楼顶相见,年轻的太子殿下气鼓鼓地来,但是却别开脸不看他。


“景琰,这场仗,就应该由林殊来打。”


太子殿下咬住嘴唇:“你的身体怎么办。”


梅长苏高深莫测地交给景琰一本书,他俩屏退了下人,此时此刻黑乎乎的城上只有他二人。


梅宗主眨眨眼睛:“景琰,这次,只能由'林殊'来。”


梅宗主的身上冒起白烟,和着二人年少常常见到的那样。太子殿下目瞪口呆,然后就看到一个壮如小牛犊的林家少帅出现在自己面前。


十五岁的林少帅更激动:“我真的成功了!”


 


林少帅在被揍成熊猫之后痛定思痛,他迫不及待想知道景琰为什么会对他发那么大的火,这会不会影响他的一辈子幸福。少年林殊思虑了一天,突然想到,这个虽然只有自己扎才管用,但是从来没说不可以自己扎自己吧?


他一大早留了家书,然后拿着箭摸到靖王府门口,等着景琰出门的一瞬间。他不敢当着景琰的面做这事,他怕预想失败给自己扎出血他还得想办法先哄铁骨铮铮的靖王殿下不哭。于是在景琰出现的那一刹那,在合理有效的范围内,林殊给了自己一箭。


然后他的身体开始冒白烟。


再然后他就在十五年后的城墙上。


 


梅长苏交给景琰的是一本兵书,不过却写的“林殊亲启”。景琰神色复杂地把它递给林少帅,赤焰少帅打开第一页,上书几个大字,是他自己的笔迹。


“交给你了,少帅大人。”


明亮的少年眼里有光:“没问题!”


 


太子殿下把戚猛找来:“你跟着新帅,记住除了打仗的事情,一句也不要多透露。”


戚猛一拍胸脯:“放心吧殿下,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毕竟我什么都不知道。”


 


十五岁的赤焰林殊披挂上阵,借着梅长苏的一本兵书正面对敌。他愈战愈勇,太子每天看着呈上来的战报,突然意识到林殊十五岁之后所统领的赤羽营的进攻风格,就是林殊在十五年后对抵大渝的战场,靠着梅长苏的隔空指点而最初形成的。


以自己,渡自己。


以己为师,以己为友。


 


林殊在未来待了足足一个月。一个月后,大渝退兵,外患已除。林殊在边境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和其他将军们分食一个烤兔子。


这将是他行兵这么多天最饱餐的一顿。林殊掰了兔子大腿躲进营帐里,他刚张开嘴,就听到帐篷外路过的二人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他听到了“梅岭”二字,顿时非常想骂人。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翘首以盼的食物就这么和他隔开。


身冒白烟,兔子肉掉到地上。


梅长苏落在林殊消失的位置,淡定地伸手拾起兔子肉。


可算是吃到了。


 


平息了战乱,梅长苏把军队留下戍边,自己回了金陵。他和景琰约在苏宅见,太子殿下很难有那么不墨守陈规一次,为了他的挚友,愿意着红衣便装相见。二人在屋子里互述衷肠,一盏红烛摇曳,时间地点场合都刚刚好。


腹黑的梅大宗主低下头,探索地伸出舌头去勾画景琰的耳廓。太子小小的缩着脖子,但是没有躲开。已明了其中暗示的宗主大人立刻觉得心窝里仿佛有一百只小猫在挠,他定定神尽量让自己伸向景琰衣带的手稳住。


然而此时此刻,景琰的身上却突然开始冒白烟。


梅宗主结结实实地懵了:现在????你玩我吗???我裤子都快脱了???


他猛然想到在第一次景琰被三岁的自己占便宜时候,自己的那句建议。又想想自己的脸和景琰的脾气,一世英名的梅大宗主只能悲愤地提着裤子跑出了屋子。


他坐在门槛上看风景,看月亮看星星看花看草看树,看到最后还是无法平复内心的愤懑,愤愤而起。


“十五岁的林殊,活该你吃不到!你吃不到还拉我垫背!!我想吃多久了你知不知道!!熊孩子!!”


身后传来一声轻笑,景琰的眼睛在黑夜里特别特别亮。


“那现在,你还要继续吃吗?”


 


许久许久之后,久到陛下和帝师已经相伴着走过许许多多的年头,有一年过年,二人相携着登上城楼,望着远处的一派歌舞升平,已经有了白发的陛下突然问道。


“对了,小殊,一直没问你,你回到十五岁的那一个月,做了什么?”


帝师沉默地伸手揽过帝王,思绪又回到了那偷得的一月时光。


他什么也没做,他已经很久没有一段完全自由的时光可以无忧无虑。一个月里,他每天在金陵的街头闲逛,他去看林府,去看赤焰军的训练,在别人注意不到的角落见很多很多的故人,然后和着他们每一个人在心里做一个郑重其事地告别。


父帅,母亲,姑母,祈王兄。


还有七万赤焰军。


有的时候在不属于自己的时空里,一天见太多故人会感觉难受。不是身体,而是心里。这个时候他都会躲到靖王府门口,看看十七岁的靖王殿下。靖王殿下每日都在为着林少帅的消失而奔波,有时抿着嘴因旁人对少帅的几句闲语而气乎乎地。梅宗主靠着墙慢慢看着,心情就会莫名变好。


哪怕脚下的这块地已经不在,哪怕一切物是人非,景琰也一直会在。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世外高人送他们弓箭的意义吧。


 


帝师把脸埋进帝王微白的头发中,从十五岁就念念不忘,他们终于相伴着终老。


“在任何的时空,无论发生什么,我都记得,你最初的模样,和为什么我会这么爱你。”



评论

热度(814)

  1. aplex哟西青橙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的存文LO
  2. aplex哟西青橙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的存文LO
  3. 千央哟西青橙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