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央

蛋木|矫枉过正(番外篇)

朝歌:

*当初说好的小、番、外,被话痨的我搞出了比原文还长的规格,无地自容


*说是番外,其实是单独成篇的,光凡有


*  @盐罐子  注水的腿肉,也请勉强收下吧,小辣鸡不接受差评w




肖战在乘坐东京晚高峰地铁的时候突然决定,提前结束原计划两年的进修。一周后,他拎着行李回了国。




“你知道东京地铁有多挤吗?”他看着面前怒目而视的彭楚粤,伸出两根食指交叉比划着:“是北京地铁的十倍。”


彭楚粤抱起双臂靠在背后巨大的工作桌上,并不言语。


“我当时就看着乌泱泱的人啊,被地铁的工作人员扫地似的塞进车厢,我就那么被推来搡去……啊当然,他们不是故意的,但人实在太多了,只能不停地说抱歉对不起,然后我看着他们一个个下车,座位开始空出来,一个车厢也剩不到一个人——”


他看着彭楚粤,突然给了对方一个淋漓尽致的笑:“我就想,我得回来,我不要一个人。”


“换句话说……”彭楚粤一字一顿正视肖战,“你就是为了那个蠢货回来咯?”


肖战眯着眼睛笑。


彭楚粤受到来自厚颜的无差别暴击,猛的一拍桌子:“我不管了!一个个的,我都不管了!你跟夏之光,给我打包滚到乡下去!”


肖战依旧是笑:“好~”


彭楚粤气得要发疯,摔门而去前指着肖战的鼻子叫嚣:“肖战,你他妈根本没坐过早晚高峰的北京地铁,以前都是老子送你上下班的!”


随着“砰”的一声震响,整个空间随着浮动的尘埃一起安静了下来。


肖战把玩着手里的iphone,眯起眼睛,在静谧的房间里吹起了口哨。




1.


肖战领着夏之光住进了彭楚粤在城郊的小联排。


夏之光出事的时候肖战还没去东京,两个人算是旧识。




“所以欢欢说的‘那个蠢货’到底是谁呀?”夏之光摆弄着肖战工作室里的摄影器材,半天没找到快门。


肖战上前取了镜头盖,敲他的头,“很快你就能见到咯。”


“欢欢说他伤害过你,你不生气吗?”夏之光又拿起了那个相机,沙发上坐不住,溜到地上,两条长腿四面八方地摆,像个大号玩具熊。


肖战也去挨着坐,答非所问道,“光光,你为什么回国?”


夏之光歪着头想了想,“医生说我恢复太慢,回到以前的环境会比较快一点。”


“但是如果想起来的会是不好的记忆呢?”


夏之光这次想的时间更久了些,“最惨的是没有记忆吧,十几岁的时候做过什么,有没有喜欢过谁,或被谁喜欢,都没有,什么都想不起。”他说的时候无喜无忧,像个没感情的人,末了皱起了眉头,“不是在说你吗,为什么突然问我?”


肖战拿过相机对准男孩子年轻的脸按下快门。


“因为,不知者不罪啊。”




2.


肖战陪彭楚粤去星巴克见郭子凡。


郭子凡那时候还在当他的偶像,帽子墨镜口罩配备齐全,彭楚粤十分不屑地和肖战耳语,说这小子生怕人不知道他有两个名气。肖战笑他有偏见,然后就看到了韩沐伯,离着郭子凡不远,低着头玩手机。


肖战去敲他面前的桌子,韩沐伯抬起头就凝固了,呆滞地眨着眼睛,手机上的微信页面一直在震动提示,那边伍嘉成的头像一直在刷新,肖战瞄了眼,看到最后一句话是“把凡凡看好,不要让彭楚粤欺负他!”


肖战笑了笑,“你现在改当保姆了?”


韩沐伯偏起头又确认了一下,“战、战战?你回来了?”


肖战指着另外一张空桌,“让子凡单独和欢欢谈,我们过去说。”




狗血的故事之所以千篇一律,是因为当得起“狗血”二字的不外乎就那么些剧情。


肖战偶尔想起从前和自己称兄道弟鞍前马后的好室友韩沐伯,还是觉得窗户纸没挑破之前的直男韩先生总归是可爱的,虽然那可爱在被告白之后就变了质。肖战不爱拖泥带水,很显然韩沐伯也不爱,于是直男韩沐伯干脆跑了,跑了个无影无踪,肖战连调整战略都来不及,心口还莫名其妙让人给挖了个口子,时不时的漏风。


憋屈。




韩沐伯给肖战买了一杯美式,肖战揭开盖子看了眼说,“我现在不喝美式了。”


“啊?那你要喝什么,我给你买。”


“你喝的什么?”


“拿铁。”


“那我喝你的。”


韩沐伯看着肖战自发交换了两人面前的杯子,脸上一个大写的不知所措。


肖战抬起那杯喝了三分之一的拿铁正要喝,突然又停下,“你介意?”


韩沐伯疯狂摇头,肖战于是微笑着抿了一口。


韩沐伯努力回想自己之前有没有咬过纸杯杯沿,到底是想不起来。


“最近还好?”


“还行。”


“我回来了。”


“啊。”


“你之前不说想继续当朋友吗?”


韩沐伯惊吓地抬起头,肖战笑着摇了摇头,“不行。”


于是他满意地看到韩沐伯垂下了眼。


“欸,你以为我还喜欢你啊?”肖战伸出一根手指掂他的下巴,“逗你玩的啦。”


“战战,”韩沐伯突然叫他,“如果……”


“没有如果,哪来那么多如果。”


肖战斩钉截铁,然后看到一脸颓丧的韩沐伯失手打翻了面前的咖啡。




作为夏之光的代理监护人,彭楚粤实力拒绝了郭子凡想照顾光光的请求。


肖战一边看韩沐伯手忙脚乱擦桌子一边掏出手机发微信——


“嗨子凡,想不想把光光领回去?”




3.


韩沐伯大半夜在计程车上给郭子凡打电话:“你知道谁跟光哥住一块儿吗?”


“谁?”


“战战!”


“哦?”郭子凡惊讶得一点不浮夸,“居然是战战?!”


“是啊,以前我跟他一块儿住的时候没注意到他喜欢吃蛋糕啊。”


“你以前跟他住的时候也没注意到他喜欢你吧。”


“……”


“不过没关系,他现在不喜欢你了。”


“……”


“其实我乱讲的哈哈哈哈哈哈,反正我要是肖战也不会再喜欢你啊哈哈哈,怂逼。”


“郭子凡。”韩沐伯冷静道。


“干嘛?”


“都是直男,何必呢。”




被各方面全面压迫的韩沐伯终于在最后一战反击成功。当年毛都没长齐的郭子凡学人折千纸鹤追女孩儿,折了500个,有400个是夏之光帮折的,在这一点上,韩沐伯坚持认为他二人是五十步笑百步,并无嘲笑彼此的资格。




如今他和隐退偶像郭子凡先生守着一个生意惨淡的咖啡店过日子,最稳固的订单来自夏之光定期帮肖战买的宵夜。韩沐伯不明白夏之光明明都重获新生了还跑来招惹郭子凡那个麻烦精干什么,就像他总是想不明白一向对身材高标准严要求的肖战为什么老爱在晚上吃那种发胖的东西。




肖战说,我现在直了,身材管理自然就疏忽了。


韩沐伯说,真哒?


肖战说,你是笨蛋吗?


韩沐伯去拽肖战的衣服角,你还在生气吗?


肖战叹气,说我都愿意和你做朋友了,你说呢?




4.


“哎,我其实并没有很想跟他当朋友。”韩沐伯一边擦拭马克杯一边痴心妄想和郭子凡可以好好谈心。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他还愿意和你当朋友你就感恩戴德吧,要是谁和我睡了还跑了我能打断他狗腿。”


“我们没有睡!”


“那是因为睡到一半你跑了。”


“那是因为我酒醒了!”


“总而言之是跑了。”郭子凡撇撇嘴,开始碎碎念,“战战也是脾气好,酒后乱性就让你乱,酒醒了你要跑就让你跑,完了还怕你尴尬不好面对,自己卷铺盖去日本,要换了我……”


“打断我狗腿,我知道。”


韩沐伯意兴阑珊看了眼窗外,日头正烈,花草萎靡,再看了眼郭子凡,趾高气昂,混世魔王——嘉成兄弟就是一个大写的教育失败反面教材,现在能收拾他的怕是只有夏之光了,真是天道好轮回啊。




韩沐伯决定去找肖战要点郭子凡的黑历史,当年伍嘉成美其名曰要“记录凡凡每一个发光的瞬间”,找来肖战给他的大部分演出拍了片子,每年都要刻一张纪实性纪录片当作纪念,肖战手里捏有不少不堪入目的原片是肯定的。




直到站在小别墅大门口,韩沐伯还在心里反复强调,我是来办正事的我是来办正事的,结果来开门的是夏之光。




“咦,送外卖的大哥?”


“光光,战战呢?”


“睡觉呢,他昨天通宵了。”


“这样啊,那我改天再来好了。”


“没关系,反正我也要叫他起来吃饭的。”


韩沐伯想了想,啊了声,对,他胃不好。




5.


肖战看野生动物似的瞅着坐在饭桌边上的韩沐伯,韩沐伯不好意思地说,“快别看了,你先吃饭。”


肖战说,“我看你就饱了。”然后噗嗤一声笑出来,“秀色可餐。”


韩沐伯耳朵刚烧起来,那人立马收起一副调笑嘴脸,“开玩笑的。刚睡醒,提提神。”




夏之光饭没吃两口,说要去找郭子凡玩儿,他刚回来,没什么朋友,认为咖啡店小老板待人亲切,十分投缘。韩沐伯想说那货都成你命里劫数了你这傻孩子咋就逃不过去呢,转头看到肖战的脸,又把话吞了回去。


成吧,人各有命。




肖战边吃饭边扒拉着手机刷微博,韩沐伯说你好好吃饭吃完刷不行吗胃本来就不好。


肖战愣了愣,仿佛是才想起身边有这么个人,“对了,你来干什么?”


“哦,你不问我都忘了,你这儿有没有郭子凡当年的黑历史啊,给我一点儿,那小子太嚣张了,我得去整治整治丫的。”


“你无聊不无聊啊,跟个小孩子过不去。”


“你当他还小啊,都爬我脑袋上拉屎了好吗。”


“……我还在吃饭,谢谢。”


“嘿嘿,嘿嘿嘿。”


“你猥琐笑什么啊。”


“我觉得咱们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日子,每次你不好好吃饭,我就说你,你嫌我脚臭,一回家就给我倒洗脚水,我们一块儿窝沙发看电影,吐槽各种bug……那时候真好。战战,我……”


“行行行差不多行了,你这肉麻给谁看呢,要不要人吃饭了还,要郭子凡黑历史是吧,吃完给你找。”




郭子凡的黑历史到底没那么容易搞到手,肖战饭还没吃完就让一个电话叫走了,说是很快回来,韩沐伯一等等到天黑,还顺手把碗筷收拾洗了,肖战回来看到都惊了。


“你还没走?你这是跟郭子凡多大仇啊?”


韩沐伯睡眼朦胧中打了一个辽阔的呵欠,“你说很快回来啊……”


“我没回来你不会自己先回去吗?”


“我怕我刚一走你就回来了啊……”


肖战翻出个淋漓尽致的白眼,停止了脱外套的动作:“开车来的?”


“嗯。”


“走吧,送你回去。”


韩沐伯瞪大了眼睛,“送我干什么?我又不是女人。”


肖战忍无可忍险些没咬碎后槽牙,“我他妈当然知道你不是女人,你那眼皮子打架的样子能他妈开车吗?!”


韩沐伯无声地抹去脸上的唾沫星子,小声凑上去说:“你这酒后也不行,我闻到了,你身上有酒味儿。”




然后韩沐伯就被肖战撵出去了,一直撵到大门口,被咖啡店归来的夏之光撞了个正着。


夏之光问清楚来龙去脉后无言地表示:“你们就不能打个车吗?”




6.


肖战的工作室接了新活儿,白天跟人出去拍片,晚上在家通宵做后期,整个人就是个标准的易燃易爆炸。


韩沐伯有时候送蛋糕来还带着送点烧烤啤酒,这时候肖战脸色就会好一点,手头得闲了还能聊上几句,不外乎音乐做得怎么样了,有没有人买,没人买就卖给谷嘉诚好了之类,总归是话不多。


那一阵日子不太平,郭子凡找夏之光摊了牌,结果摊成一拍两散,肖战刚得空喘口气儿,又要分个神去顾夏之光,怕他病情有反复,几次韩沐伯上门都让肖战给打发走了。


韩沐伯瞅着肖战日益细瘦的两条腿心里有气,心说我他妈当年好歹也是喂得你白白胖胖,好吃好喝伺候着,凭什么现在给我饿瘦成这样。


这一股气上来了,韩沐伯就开始要鸠占鹊巢,买肉买菜撸袖子准备把肖战重新养回去,他总觉得愧对肖战,能做的也只有把他喂胖点,养得健健康康。


但肖战不领情,赶苍蝇似的把人往外赶。


韩沐伯说,咱们不说好了是朋友吗,有把朋友往外赶的吗。


那时的肖战没看他,指间的烟快燃到了头,他说,韩沐伯,朋友之间,没这样儿的。




7.


韩沐伯一直以为他跟肖战可以回到从前,只要肖战愿意,他丝毫不介意再成为肖战唯命是从的好室友。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肖战的情形,郭子凡人山人海的见面会,一身浅色毛衣牛仔裤的肖战举着相机挤在一众女孩子里面,倒是比周围的哪一个都好看。伍嘉成介绍他们认识的时候打趣,说肖战娇气,一般人看不出来,以为他是服务型人格,其实骨子里可娇气。


韩沐伯始终记得那话,后来两个单身汉图方便做了室友,他下意识就要惯着肖战,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根深蒂固的思想,觉得长得好看的人天生就该被伺候,虽然肖战老是打趣他“秀色可餐”。




跨年夜夏之光偷偷跑去看郭子凡复出后的第一场演出,肖战放心不下,也跟着去,没两下就被人群挤散了,韩沐伯在广场上找到他,两个人坐在垃圾遍地的马路牙子上喝啤酒,他说,战战,我不想失去你。肖战在寒风中无言地拍他的肩膀,无言地喝酒。




8.


韩沐伯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肖战的脸,然后如同噩梦初醒一般迅速蹦起来检查了身上衣物是否健在。


上一次衣物不健在的时候,他失去了肖战,这一次他是真没什么好失去的了。


所幸,臭汗浸润的衣物老老实实贴在身上,并无不妥之处。




喉咙干得冒烟,他轻手轻脚从床上下来,穿过客厅倒了一杯水,往回走的时候才看到客厅电视机旁边摆着一堆硬盘,每一个上面都标注有年份日期,有一盘还是直接连接在电视上的,韩沐伯按下遥控器上的开关按钮,看到了郭子凡硕大的脸。




“战战你出去~~~我这换衣服也要拍啊~~~~~哎妈呀,光哥你怎么进来了!你们都给我出去!!!!”


韩沐伯笑了起来,那年郭子凡手臂意外受了伤,好一阵子行动不方便,夏之光不放心他,天天追在后面,洗澡上厕所都不放过,敢情这就是传说中的黑历史啊!




韩沐伯眼睛放光地开始快进挑重点看,简直看得心花怒放乐不可支,直到肖战的正脸出现在屏幕上。


肖战作为一个记录者的角色,是很少出现在自己的镜头画面里的,镜头里的场景很熟悉,是他们从前住过的屋子,镜头里的肖战头发像是洗过刚吹干,软软地趴着,映衬着同样柔软的笑容——




“好啦,这就是我们的家,平常都是韩沐伯那个家伙在打扫,不过今天他生日,就我来好咯……我刚吹了个头,不过那家伙昨晚写歌写到半夜,完全吵不醒,我用人格保证他把自己生日这事儿给忘了……幸好我提前订了蛋糕,不过说真的,到底是谁发明的在生日这天要吃蛋糕这么甜腻的玩意儿啊……”




镜头扫过阳光灿烂的餐桌,一个方形纸盒安静地躺在上面。肖战的脸从斜上方窜入,带着镜头走进卧室,于是韩沐伯看到一个撅着屁股流口水的自己。




“啊……你看他那个蠢样,日后看到这个视频会不会哭着跪到地上求我毁掉这一段啊,呵呵,那是不可能的。本大爷今天还准备了一系列惊喜,我要让韩沐伯一辈子都忘不了今天……OK,让我们把隐藏摄像机固定好……”




镜头开始晃动,肖战的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整个客厅全景。于是他看到肖战悄无声息出了门,起床的自己去厨房煮了一碗面条,吃饱后趿着拖鞋也出了门,然后肖战回来,带着一大群人,都是熟面孔,伍嘉成和谷嘉诚伙同彭楚粤不知道在讲什么荤话,郭子凡上蹿下跳的被夏之光一把搂到怀里给杵了一拐子,当年还是歌唱新人的赵磊笑得很腼腆,一切的一切都是他那天不曾见过的。后面的情节变得熟悉,他回家来,看到满屋子为他庆生的人,他们一起笑啊闹,一起喝很多的酒,一起吃蛋糕,肖战吃得满脸是奶油,韩沐伯扒拉着去擦,怎么擦都擦不干净,干脆一嘴啃上去。




韩沐伯以为自己当天醉到什么都忘了,其实什么都没忘,他们滚到一起舔对方脸上的奶油,舔到舌头缠到一处,他们脱了彼此的上衣,明亮的灯光下肌肤泛着兴奋的红,肖战扯他的头发,掰他的脸,问他,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他回答肖战的只有吻,仓促到窒息的吻。




“你还要再看吗?”


韩沐伯回过头,看到肖战憔悴的脸。




9.


拖鞋摩擦地板的声音异常刺耳。


肖战拔掉了硬盘,顺势坐到电视柜上。




“你……”一向伶牙俐齿的人似乎也在考虑措辞。


“你欺负人。”韩沐伯抬起头,直视对方,“准你喜欢我,准你默默无闻牺牲奉献,准你来去自由说做朋友就做朋友,不准我补偿,不准我反悔,不准我不想失去你。”




肖战深深叹了口气,上前拥住了韩沐伯,“蠢货,你不想失去我,你他妈倒是给句话啊。”


“肖战,我喜欢你。”




10.


韩沐伯和肖战苟且上了。


郭子凡和夏之光也不甘示弱暗度陈仓。




彭楚粤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晚得透透的了。伍嘉成安慰他说这次都是韩沐伯和郭子凡在伺候那俩祖宗呢,你放心,战战和光光委屈不了。




彭楚粤刚刚略有安慰,转脸就看到自家别墅院子里鸡飞狗跳。


“光光你干嘛呢?!”


“子凡说城里的鸡没有鸡味儿,我捉一只小母鸡炖蘑菇呢。”




END

评论

热度(148)